肃羽

别感动自己

—多少年才有一张《安和桥北》—
—晚间唠叨—

听过很多民谣,最后才发现,
还是得听宋冬野。

宋胖子的歌总拥有一种让你灵魂落泪的力量
他不像一些民谣,弹着伤感的调子,唱着催人泪下的歌词。
他更像是,一个背着吉他的胖子,走走停停,一路漂泊,你不知道他可能会在哪条大街上,哪条小巷胡同里,就地而坐,随手弹了一曲,随口哼了一段。

唱的是他自己,哭的却是我们。

记得第一次听宋冬野的歌,坐在车上,他的声音充斥着耳机。
我心想,这人声音真难听。
眼睛看向窗外。
听到“在那很远的地方”
突然哭了

评论

热度(6)